《文化艺术报》:勋业示人真善美 河山怀我精气神——紀念霍松林先生誕辰100周年暨逝世4周年
2021年02月04日 A|A

2月3日,《文化艺术报》在05版刊登了题为“勋业示人真善美 河山怀我精气神——紀念霍松林先生誕辰100周年暨逝世4周年”的文章。今年2月1日是霍松林先生逝世4周年紀念日。同時,今年也是霍先生誕辰100周年。在此之际,文化艺术报特推出本专题,以表达对霍松林先生的崇敬之情。

報道鏈接:http://www.whysb.org/whysb/20210203/mhtml/page_05_content_000.htm#page5

全文如下:

勋业示人真善美 河山怀我精气神

——紀念霍松林先生誕辰100周年暨逝世4周年

編者按:

今年2月1日是霍松林先生逝世4周年紀念日。同時,今年也是霍先生誕辰100周年。

霍松林先生是我國享譽海內外的唐詩研究一代宗師、中國古典文學家、文藝理論家、詩人、書法家、教育家。他一生筆耕不辍,論著有《文藝學概論》《詩的形象及其他》《文藝學簡論》等30余種,出版《霍松林選集》(十卷本)600余萬字;主編有《唐代文學研究年鑒(1983-1988年)》(6卷)、《中國古典小說六大名著鑒賞辭典》《萬首唐人絕句校注集評》等50余種。霍松林先生在陝西師範大學執教期間,培養本科生數以千計,碩士生20名,博士生70余名,其學生形成了聞名全國的“霍家軍”,現在幾乎占據中國古典文學的半壁江山。

在霍松林先生百年誕辰之際,本報特推出本專題,以表達我們對霍松林先生的崇敬之情。

年少成名 于右任称其为“西北少见的青年”

霍松林,1921年9月29日生,甘肅天水霍家川人。幼承家學,在當地有“神童”之譽。16歲後,他遠出家門,報考省立天水中學。入學第一次作文,題目是《寄抗日將士的慰問信》,霍松林第一個交卷,老師看完連連叫絕,立即將稿子送到《隴南日報》,該報第二天就在重要位置上發表。這激發了他的創作熱情,于是以抗日救亡爲主題,不斷創作散文、新詩和舊體詩歌,向《隴南日報》陸續投稿,大多被采用發表。長篇歌行像《盧溝橋戰歌》《哀平津,哭佟趙二將軍》《聞平型關大捷,喜賦》等,皆大氣磅礴,慷慨悲歌。1995年,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五十周年時,中國作家協會將霍松林列入全國“抗日老作家”名錄,頒贈“以筆爲槍,投身抗戰”的紅銅質獎牌。其實,霍先生當時還不過是一位十六七歲的青年,並非老作家。

1945年8月,霍松林以蘭州考區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中央大學。在大學期間,霍松林在《中央日報》上發表了《杜甫論詩》《論杜甫的創體詩》《論杜詩的诙詭之趣》等近十篇杜甫研究系列論文,引起學界矚目。霍松林的老師,中央大學中文系主任汪辟疆帶他去拜訪于右任,于右任翻看了霍松林的論文,當場稱贊他是“西北少見的青年”,並爲其論文集題名。于右任得知霍松林生活困難,專門讓財務每個月發給他大洋,從自己薪水中扣除,直到他中央大學畢業。

1948年春,于右任參加“副總統”競選,有人以金條賄選,于老則手書大儒張載的名言遍贈“國大代表”。當時,霍松林侍案爲于右任拉紙,每一條幅都寫的是“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于右任的這種事業追求和人格境界,深深影響著霍松林的人生追求。

撰写《文艺学概论》 毕生杏坛育桃李

1949年9月,霍松林大學畢業後,曾在重慶任教半年。其間,與胡主佑女士喜結伉俪。1951年2月,霍松林應西北大學校長侯外廬之聘,任師範學院中文系講師。1952年寒假,西北大學師範學院搬到西安南郊獨立辦學,名爲西安師範學院。1961年1月,西安師範學院與陝西師範學院合並,命名陝西師範大學。自此,霍先生與胡主佑女士一起,在陝西師範大學的講壇上開始了他長達60多年的執教生涯。

1953年,霍松林先生撰寫的文藝學講稿被選爲全國高校交流講義,被不少大學采用。1954年,又被選爲函授教材,經過修改,鉛印流傳。1957年,學校因教材供不應求,遂推薦給陝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冠名爲《文藝學概論》。在這部書中,霍先生對文學的對象、形象、典型、人民性、民族性和文學的種類及創作方法進行了系統闡述,尤其在第二章中專論了形象思維,在全國文藝界産生重要影響。

霍松林一直任教于陝西師範大學中文系,先後爲本科生講授過8門課程,培養了無數優秀人才,是該校中國古典文學博士點的學科帶頭人、國家文科人才培養基地的奠基人。霍松林先生弟子,清華大學人文學院黨委書記孫明君說:“霍先生說自己一生只是在做讀書、教書、寫書三件事。這三件事其實不可截然分開,它們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它們相通之處就在于灌注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血脈。”

设立国学奖 霍松林艺术馆开馆

2014年10月,陝西師範大學70周年校慶之際,校方決定授予霍松林“陝西師範大學傑出貢獻獎”,獎勵100萬元人民幣,這是師大建校以來的唯一一例。霍松林獲悉校方的這一決定後,提出用其中的一半50萬元設立“霍松林國學獎學金”,以獎掖後人,弘揚學術。

“霍松林藝術館”于2014年在師大正式開館。開館儀式上,時任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委員會副主任張豈之先生代表教育部致詞。張先生在致詞中說:陝西師範大學建立霍松林藝術館是非常正確的決定,是衆望所歸。霍先生是我國著名的人文學者,其作品“以文傳道,以文化人”,建樹極高。

文坛痛失泰斗 后人哀思无限

2017年2月1日中午時分,霍松林先生在西安家中辭世,享年97歲。“老人走得很安詳,沒有任何的遺憾!”霍松林長子,西安交通大學博士生導師霍有光說起父親的辭世,悲痛之余很凝重。

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等發來唁電並送花圈,全國各地唁電、挽聯、挽詩、挽幛絡繹不絕。省市各界領導、社會各界名流和“霍門”弟子西北大學李浩教授、北京師範大學康震教授、著名書法家鍾明善等前來吊唁。

霍松林之子,陝西師範大學博士生導師霍有明教授表示:“家父雖已返道山,但他的高尚學術風範和輝煌學術業績必將激勵一代代學人不斷前進。”

霍松林弟子,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尚永亮說:“很難設想,如果沒有霍先生的學術成就和學術聲譽作基礎,陝西師大的古代文學學科能在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即在西北地區率先獲得碩士學位點和博士學位點,並通過此後的持續發展,成爲今日的國家重點學科。霍先生執教西北和陝西師大數十年,是對這塊古老土地和知名高校的回報;而西北和陝西師大有了霍先生,則無疑大大增加了它的學術含金量和知名度。”

长眠凤栖山 隆重纪念百年诞辰

2019年9月24日上午,霍松林先生骨灰與其夫人胡主佑教授骨灰在西安鳳棲山人文紀念園安葬。霍松林先生墓碑雕像同時揭幕。霍松林雕像高90厘米,質地爲白色花崗岩。雕像由陝西師範大學校友、雕塑家陳漢生以半年多時間精心設計雕刻。

今年是霍松林先生百年誕辰,陝西師範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黨懷興表示:“陝西師範大學將于2021年10月,通過紀念會議、學術論壇、出版紀念論文集及首屆霍松林古典文學獎頒獎等多種形式,隆重紀念霍松林先生百年誕辰。”同時,霍松林之子霍有明透露,家鄉天水市爲霍松林先生修建的霍松林藝術紀念館,也將于今年隆重開館。劉冠琦

霍松林先生逝世後,社會各界人士紛紛撰寫詩詞、挽聯緬懷,我們特選錄部分作品刊登,表達思念。

根基一脈蘊秦隴,學海百年彰宋唐。

——鄭欣淼

久仰門牆,心存敬畏。常讀遺著,時獲啓發。

老成凋零,請益無路。儀型垂世,功存千秋。

——陳尚君

勳業示人真善美,河山懷我精氣神。

——方光華

吟詩作詩書詩唐音妙音傳天下,

爲學勸學遊學先生畢生系國家。

——甘晖

杏壇育桃李,唐音播千秋。

——賈平凹

巨星隕落文壇痛失泰鬥,

渭水鳴瘖學子怨泣寒風。

——鍾明善

甘隴驕子,太學才俊,學界名家,回首自古無多士;

文章祭酒,書壇掌旗,詩苑耆宿,屈指當今有幾人?

——趙逵夫

西北望長安塞上煙雲迎鶴駕,

東南泣後學江頭風雨伴鵑聲。

——莫砺鋒

承孔孟教,懷千歲憂,繼往開來,河汾續命振木铎;

與李杜友,享期頤壽,超凡入聖,華夏誰來弘唐音。

——李浩

治學和創作俱臻絕詣,教書與育人並冠群倫。

——王兆鵬

山河慘淡雨飄零,不忍長天殁巨星。

萬卷辭章傳後世,八方弟子悼先生。

當年幸立程門雪,此日空懷馬帳風。

夜夢騷壇重聚首,依然掌舵主權衡。

——寇養厚

歌詩文論兩宗師,正望春還百歲期。

忽報唐音成絕響,秦山渭水盡含悲!

——薛天緯

無端噩耗破空來,匝地陰霾慘未開。

弦斷唐音雖可續,胸羅雲錦複誰裁。

當年拜別怅千裏,此日西歸銜百哀。

長憶終南親绛帳,臨風不忍上高台。

——尚永亮

八龍是日去秦川,萬柳煙濃泣未央。

千裏未期悲白馬,兩楹已夢落梁椽。

終南皓月垂學海,渭水唐音頌堯天。

莫將長歌哭長夜,且揚薪火照杏壇。

——康震

冬雷震震日無晴,星隕終南大地驚。

隴上仰望黉宇客,堂前側立霍家兵。

長安數載秦川樹,弟子三千四海鯨。

自此關西無孔父,悲雲低壓泣三更。

——孫明君

分享:

上一篇:我校舉行2021年辛醜新春“...

   

下一篇:【學院快訊】心理學院參與...